bokee.net

发改部门公务员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苏轼向苏东坡转变

列位看官,我们不是故弄玄虚,也不是多此一举、故意卖弄。具体时间我们已记不清楚,那是一个电视节目。节目里面主持人向选手提问:《念奴娇·赤壁怀古》的作者是谁?选手回答:苏东坡。主持人说:错,是苏轼。看到这里,我有点看不下去了,苏轼就是苏东坡嘛。后来想了很久,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上次到一所高校去开招聘会,当我们问大学生知不知道苏东坡时,学生都说知道;当我们问知不知道赤壁时,学生也说知道;当我们问到知不知道东坡赤壁时,多数学生竟不知道。大学学生不知道不能理解,而作为电视台主持人不知道不能不叫人扼腕。这段时间,我越来越觉得有写这篇文章的必要了。
    2006年中央电视台(10套)《百家讲坛》热播《苏轼》引起了一阵阵“苏东坡热潮”,也许我们离东坡太近的缘故,到外面去转转:苏东坡成了热门话题。虽然苏东坡有如此高的知名度,我们还得做一些交代,苏轼是我国北宋时期的一位全能艺术家,他的诗与李白、杜甫、韩愈并称“李、杜、韩、苏”;他的词开“豪放词派”之先河;他的文与韩愈、柳宗元、欧阳修、王安石、苏洵、苏辙、曾巩并称“唐宋八大家”;他的书法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苏、黄、米、蔡”北宋四大家;他的画是文人画派的代表。同时,他还在农田水利、医药、美食等方面极有造诣。
    北宋元丰年间,苏轼因“乌台诗案”谪居黄州,常游赤壁而写下了流传千古的《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等文学作品;躬耕东坡而自号“东坡居士”。现在苏东坡比苏轼更为响亮,很多人谈到苏东坡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而谈到苏轼却是一脸茫然。这就象很多人知道“茅盾”而不知道“沈雁冰”、知道“老舍”而不知道“舒庆春”一样。
    请允许我们在这里交代清楚一点,苏轼是他一生下来就有的名字,而苏东坡则是他来黄州后才开始有的名号。苏轼向苏东坡的转变,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是他文学艺术创作的高峰,更是他人格魅力形成的重要标志。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他不来黄州,就不会为生活所迫而躬耕东坡,也不会有千古绝唱的“二赋一词”,更不会有“苏东坡”了。
    苏轼从少年到“乌台诗案”以前,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年轻时名噪京师而造成流传“苏文生,喝菜羹;苏文熟,吃羊肉”;进入仕途后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折。然而,就在这一帆风顺的仕途中蕴藏着巨大的杀机——王安石变法过程中新旧两党的斗争导致苏轼“莫须有”地被捕入狱,正如他后来所说的“求罪所从生而不可得”。他在御史台(乌台)监狱关押了一百多天后,来到黄州还心有余悸——“平生不敢复作文字”。初到黄州时住在定惠院,与和尚一起生活,“间一二日辄往安国寺,焚香默坐”。本来苏轼在少年读书时启蒙老师是道士张易简,又喜欢读《庄子》,很早就接触了道家思想,后来接受儒家教育,在黄州既参禅拜佛又“用道书方士之言,厚自养炼”。也正是在他人生极度低迷的时候,他把对儒家浸染、佛理的精研、老庄的洞察都融合在一起,合铸三家思想于一身,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立的自由人格。这种自由人格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如明代的徐渭、李贽。他来到黄州后的困窘生活引起了好心人的同情,在马正卿的帮助下,开始躬耕于东坡故营地。当时的东坡是一块“废垒无人顾,颓然满蓬蒿”的荒废土地,苏轼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端来拾瓦砾……欲刮一寸毛”。正因为躬耕东坡,他才自号“东坡居士”。
    黄州西北角的赤壁同样引起了苏轼的兴趣。一千八百年前,一场举世闻名的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战役就发生在这里,三国时期的英雄人物通过这场战役成就了鼎足之势。如此有名的地方如此闻名的战役能不引起苏轼这位文学大师的思绪与灵感吗?他在“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的月夜能不想起“横槊赋诗”的三国英雄吗?他看到“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美好河山,能不想起“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撸灰飞烟灭”的儒将风采吗?壮丽的河山、神奇的旧事,撩拨着千载伟人的情思。于是,大自然的抚慰与熏陶,下层人民的淳朴与真诚,使得他用如椽大笔写下了千古绝唱的诗文,受到后人的顶礼膜拜。以致不少文人学士纷纷来黄州赤壁揽胜怀古、瞻仰东坡遗迹。
    可以说,苏轼向苏东坡的转变,是他政治处境的转变,他在经历“乌台诗案”后由一个封建士大夫转变为一个“不得签署公事”的平民;是他人生经历的转变,他由一个读书人转变为一个“识字耕田夫”;是他社会交往的转变,他原先交往的都是文人墨客转变为交往“渔樵”农夫;是他人生态度的转变,他由“致君尧舜,此事何难”转变为“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更是他文学艺术的转变,他“与古往今来许多大家一样,成熟于一场灾难之后”,文学艺术走向了辉煌。这些转变的形成,与黄州不可分,与东坡赤壁不可分。也正是这样一块“集天地之灵气、传中华之龙气、抒三国英雄之霸气”的神奇土地赋予了苏东坡的仙气,以及共和国开国将帅的豪气和尊师重教的风气。还是这样的一块土地,为苏东坡的著名作品“二赋一词”的形成提供了灵感和源泉。文学巨人牵出了黄冈一段精彩历史,也载入中华千秋史册光耀世界。
    这是我们内心世界的一次独白,也是走近苏东坡的一种填充。苏东坡到了黄州,用不着躲避和遮掩朝廷中的流言蜚语,他的灵魂也被公开示众,而他是恰恰面对现实展示出了最质朴最自然的品格。寒风刺骨,人世悲怆,孤雁长鸣,却能远离京华的风尘、百官的嘲弄和嫉妒;岁月催撵,韶华流逝,却挽留了一个生命的重大课题;俸禄聚减,隔夜无粮,却能在黄州城郊的东坡躬耕其食,享受着自然和田园的乐趣。正是与大自然的融合、与不同层次人的交往,充实了他的胸襟,扩展了他的视野。京城的护堤和运河虽有翠柳拂岸、百鸟啼鸣之景,怎能比滚滚长江的磅礴之势;京城的金汤厚垛怎堪比断岸临江赤壁的壮观;豪宅大院里的丫鬟仆人怎能比春种秋收拓荒挥锄的红颜知己。也正是这样一个环境,铸就了他不朽的华章。
    我曾对一位来东坡赤壁的著名演员说:苏轼没来黄州,就没有苏东坡,也就没有“二赋一词”了。因此说到苏东坡的时候,永远脱离不了黄州。他听完我的解说后对我说:“仿佛看到了苏东坡带着一身的沉疴踏着迷茫的坚冰走向春天。”并劝我把这些东西写下来。我也觉得有写的必要,于是就形成了这段文字。正是因为以上诸多原因,我们要把“苏轼就是苏东坡,苏轼向苏东坡转变的时期就在黄州”这样一句话传递给世人,也许要漫长的时间,但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去缩短它。也请列位看官不要笑话,耽搁了大家的工夫,也请见谅。
 
 
 
分享到:

上一篇:加强旅游资源开发合作 促进流域经济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陈有为律师
    陈有为律师 : 见解独道!那块东块地应该很神秘!

    2009-11-20 21:05

发表评论
验证码